注册 | 登录 | 我要投稿 | 政府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神奇句町 > 文化旅游 > 西林文学 > 正文内容

远行

2016-04-12 16:39:2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黄志伟    评论:0 点击: 收藏 | 打印
行囊背在肩上 我要远行了 脚板灌满了铅 丈量前方的路又有多远 埋着头 把妻子的叮咛装进行囊 把女儿的祝福带上远方 汽笛一响 妻的挥手在风中静止 女儿的泪花飘过我车窗…… 这是我来到北京后写的一首诗,当边写边

行囊背在肩上/我要远行了/脚板灌满了铅/丈量前方的路又有多远/埋着头/把妻子的叮咛装进行囊/把女儿的祝福带上远方/汽笛一响/妻的挥手在风中静止/女儿的泪花飘过我车窗……/这是我来到北京后写的一首诗,当边写边读时,心中不由涌起对家的思念和离家时的情形。
    猴年正月十一,也就是新历2月18日的傍晚,我在一朋友的家里正举起酒杯频祝他们新年吉祥,心想事成时,我接到了市文联一个电话通知,说我已被广西作家协会推荐到北京鲁迅文学院为期三十七天的文学培训,要我在20号之前填好所有表格以最快速度寄回广西作协.我呆了,酒杯在众人面前停在了半空中,喜悦的空气在不断包围着我.说实话,这是我一生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我把举起的酒杯对着大伙说,干了吧!一颗泪倾刻流淌出来,滚烫烫的.那晚,微微的醉意已经泛在我的脸上.回到家,我用双手蒙着正看电视的妻子说:“猜猜,我给你带来什么好消息?”妻轻轻扳开我的手:“是不是又喝醉了?”我坐到她面前,说:“我快要去鲁院培训了!”妻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这突来的消息让她惊喜良久。
    回想二十多年来,深藏在心中的秘密无人知晓。文学梦,每晚每夜向我姗姗而来。我欲捕之而它却像幽灵一般离开了我,我像疯子一样在梦中追逐而醒来却是两手空空。于是,我只好在炎热的阳光乡下劳作一面思考着文学的灵魂,在漂泊的旅途中携手文学前行。在苦苦追寻二十多年来,我成立了自己的文学社,圆了自己的出书梦,拥有了自己的“家”。我不能不说,我该满足一生的追求。可当手捧《广西文学》、《民族文学》、《人民文学》等杂志时,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渺小了,被自己称为美文的习作就如二年级造句一般。我自愧得不敢在文友面前提起“创作”二字,生怕那嘲笑的眼神刺痛我的心灵。于是我慌慌度日如年。
    也许广西作协也看透我的心思,在猴年正月给我传来喜报,让我到鲁迅文学院进行文学培训一个多月。但几多欢乐几多愁,两个孩子正需要钱读书呢。北上三十多天,少了几千元的收入,如果走后孩子的生活费怎样解决?我真的高兴不起来。在我正打算放弃的时候,妻来到我的身边,看着我说:“你去吧!过几天我们还有一窝猪仔成卖,卖完也够你的车费和小孩的生活费了。”我注视妻那消瘦的脸,难过得哽咽起来了。
    临行时,妻千叮万嘱,到校要好好学习,别辜负她的一片苦心。如今,她一个人在家忙里忙外,远方的我,只能在静静的夜里泛起对她绵绵的思念。


责任编辑:谭彩娟 编审:王祖敏

上一篇:坐上高铁去北京
下一篇:短笛吹响的地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