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我要投稿 | 政府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神奇句町 > 文化旅游 > 历史人文 > 正文内容

两广总督岑春煊

2016-11-16 15:49:54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   评论:0 点击:
清史里有两位两广总督一直为粤人所称道,一是阮元,再是张之洞,前者在越秀山上建学海堂,后者办了个广雅书院、广雅书局,其对近代广东乃至岭南教育文化功劳不少。其实还有一位两广总督,也为广东、广西做了不少

清史里有两位两广总督一直为粤人所称道,一是阮元,再是张之洞,前者在越秀山上建学海堂,后者办了个广雅书院、广雅书局,其对近代广东乃至岭南教育文化功劳不少。其实还有一位两广总督,也为广东、广西做了不少事,后人谈论不多,事迹也鲜为人知,他就是岑春煊。
  岑春煊(1861年-1933年),原名春泽,字云阶,广西西林县人,是云贵总督岑毓英之子,晚清朝廷重臣之一,尝与袁世凯抗衡,人有“南岑北袁”之称。
  【办实业兴教育】
  父亲是云贵总督,岑春煊算是“官二代”,他从小放荡不羁,与瑞  (两广总督琦善之孙)、劳子乔(大学士劳乃宣子)并称“京城三恶少”。调皮捣蛋之余,岑春煊并无荒废学业,读书勤奋,灵气十足,1885年他考中举人。1889年,岑毓英去世,受父荫岑春煊当了个五品京官,3年后补授光禄寺少卿,再升太仆寺少卿、署大理寺正卿。戊戌变法,岑春煊在康有为的影响之下,屡屡上书,为光绪所赏识。1898年岑春煊擢升广东布政使,旋调甘肃按察使。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仓皇出逃,岑春煊率部护驾并获得慈禧好感,即擢陕西巡抚。从此之后岑便成了清廷的得力干将,历任山西巡抚、四川总督,1903年调任两广总督,在位4年,岑春煊确实为广东办了不少实事。1905年岑春煊在广州筹建增埗自来水厂,同年又引进德国克虏伯机器,筹办广东士敏土(水泥)厂。1906年,岑春煊出面奏准将粤汉铁路交归商办,商界人士一片欢声,外省外埠争先电汇路股,集股4400多万元,岑春煊借此在工商界博得名望。
  岑春煊的父亲岑毓英曾在广西西林县办过一所“南阳书院”,受其影响,岑春煊也十分重视年轻一代。岑春煊说:“教育者,政治之首务也。观瞻所系,尤当切意振兴。人民知识,国家兴替系之。欲为国家立不拔之基,必求人民有相当知识。教育者,所以启牖人民知识也。”岑春煊多次呼吁要重视教育和培育人才。早在山西当巡抚时,岑春煊创办山西大学堂,后调任四川总督,又办四川高等学堂、成都警察学校、武备学堂。在广西,岑春煊一直惦念家乡的南阳书院,既送图书文具,又出资扩建。西林远离省城,岑春煊捐出2000两银子作为学子赴广州考试费用的基金。此外,岑春煊还拨款建起了“泗色中学堂”(今百色中学)。在广州,岑春煊创设的两广学务处,先后开办了两广实业学堂、广东法政学堂、两广方言学堂、两广高等工业学堂。岑春煊重视师范教育,在今天的文明路贡院旧址创立两广速成师范馆。翌年改为两广优级师范学堂,新建钟楼及东、西二堂,分设文学、史舆、数理化、博物四科,4年毕业。1912年2月,改名广东高等师范学校。1924年,孙中山利用在这里创办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
  【捉拿贪官裴景福】
  岑春煊是性情中人,不容有人损害国家利益、鱼肉百姓。他主政各省,即在当地反腐肃贪。清末官场,有称岑春煊为“猛虎”者。《国闻备乘》:“春煊每主一省,必大肆纠弹,上下皆股栗失色,股栗失色者如皆贪官,岑春煊所屠者皆污吏,则是人民之德,亦屠官者之德。”1898年,维新运动如火如荼,岑春煊屡屡上书,倡言变法,光绪提拔他为广东布政使(正二品)。初至广州,有检举厘金局总办王存善积资数百万,广置房产,时称“王半城”。王欺压百姓,商民多受其害,还有人因其索诈被逼而死,官员畏其气焰不敢说话。岑春煊请两广总督谭钟麟将其撤职查办,却遭拒绝。布政使为一省的行政长官,负责人事赋税,岑春煊毅然撤去王的职务。次日又与各官约见谭钟麟,请撤去王存善所兼的督署文案。谭钟麟拍案大骂,气得连眼镜都摔碎了。岑春煊也极为愤怒,拍着桌子说:“本司为朝廷大员,所论乃是公事,即使有不妥之处,总督岂能无礼至此!既然不能相容,你就奏参我好了!”说罢拂袖而去。后来岑春煊入京觐见光绪,当面弹劾谭钟麟、王存善,王、谭二人因此被罢官。
  1903年岑春煊再次来到广州,其职务是署理两广总督、督办广西军务。甫上任,岑即治吏肃贪,先后处理南澳镇总兵潘瀛、柳庆镇记名总兵唐玉生、千总潘继周等人,或充军或正法,严惩不贷。其中又以南海知县裴景福贪污案轰动一时。
  裴景福(1854年—1924年),字伯谦,安徽人。1886年进士,历知广东陆丰、番禺、潮阳、南海县。据揭发裴在南海县任上贪污受贿达24万两银元。1904年4月,当岑春煊打算扣查裴的时候,不料裴景福及李世贵等人乘小艇潜逃澳门匿藏。这一下就麻烦了。澳门是葡萄牙管辖地,要捉拿引渡必须与葡方交涉。4月15日,岑春煊亲自电报给澳门当局,并先后派番禺知县、广州知府前往澳门。4月16日,裴氏家丁李源在澳门落网,供出了当日与裴偷渡赴澳情形。5月初,虽然澳门当局已将裴景福抓获,但却迟迟不肯移交。期间岑春煊多次致函葡萄牙驻广州总领馆,甚至派多艘兵船在澳门附近水域游弋,省港各报连日新闻称“粤督派出兵轮索犯”。此举引起葡方不安,派出特使到上海要求清政府给予解释。
  经几个月的争议协商,直到8月4日,葡萄牙澳门当局终于愿意将裴景福引渡回粤。当天下午,裴景福被押到专程派往澳门的雷虎号鱼雷艇上,只见裴氏身带一包袱、一食篮,边抽烟边大声说:“大帅(指岑春煊)对我不住。”早在船上等候多时的管带曹汝垣将裴解押回广州。次日早上8点左右,雷虎号抵岸,裴景福被兵弁用轿抬往总督府,沿途戒备森严,除水勇之外还布置了巡警军、续备军各一队。由于老百姓对裴案早有所闻,时间又拖得很长,市民延颈企望,议论纷纷,沿街站了不少人,当乘载裴景福的轿子经过时,群众大呼“老裴、老裴”叫个不停。到了督府,在广州知府沈传义等人监视下,差役替裴景福戴上手镣脚铐,裴仍面无惊色,口中念念有词:“算什么事,算什么事。”后即被押到南海县监狱。裴景福最终因此而被流放新疆。据说岑春煊在两广总督任上,共弹劾贪官庸官1千多人,其“屠”官力度之大,导致官吏谈“岑”色变,有人愿出百万港元,只求将岑调出两广。
  【首办全省运动会】
  清末中国社会动乱,吸毒成风,人民体弱,肩耸骨立,做事不振,遂有“东亚病夫”之劣号。1905年,岑春煊突发奇想,要让民众有好的体质,就要加强体育运动。他决定举办一次“广东全省运动会”(此“省运会”比第一届奥运会仅迟9年,比首届“全运会”还早4年,广东成了中国最早举办运动会的省份)。事无先例,如何办出点名堂,个个心中无数。岑春煊不管三七二十一,他要求在东较场举行的开幕式要隆重热烈,包括自己有内的全体官员士兵都要披挂上阵,也就是要穿上刀枪不入的盔甲。别小看那些盔甲,它们用厚实棉布制成,在棉布里面夹有四方形铁片,以铜钉固定。但关键还不在它们的沉重,而是清末广州各营清兵早已人心涣散、装备残阙不齐,哪里可以配备那么多盔甲呢?若士兵无盔甲可穿,仅岑春煊及少数官员穿的话,岂不是鹤立鸡群,让人笑话。百官皆知此举无法实施,却无人敢出面阻止,最后将此任交付广西布政使张鸣歧。张与岑结交很早,加上张能言善辩,机智多谋。两人见面,岑开始仍坚持说运动大会,等于检阅,身为主帅,披甲以临,以壮声威,敢有笑讪者,即按军法从事。后经张反复劝解,岑才同意放弃。
  开幕当天,平日用于军队训练的东较场旗帜招展,仪仗咸备,盛况依然。按照规定,督抚亲临,所属文武官员例须提早到场,站班恭候。其他如两广官办学堂的学生均要求参加仪式,列在文武官员之后。不少学生是官僚子弟,娇生惯养,天未亮就要在东较场迎接岑春煊,众人埋怨不少。岑春煊到场,他未披盔甲,穿的却是皇帝所赐的黄马褂。只见岑用尖锐的目光扫了一下站班良久的文武官员,仿佛若无所睹,昂首而过。在经过学生队伍时,岑春煊看到队中校旗军乐齐备,学生们肩负木枪、背囊,大呼口号,整齐可观。岑不住点头,十分高兴,他向学生还礼,一时间莘莘学子觉得自己地位比官员还高,于是疲态全无,精神百倍。岑春煊对在场各学堂负责人说:“日后两广学生见到我只需立正敬礼,无须回避,要知道本人是两广总督,也是两省诸生之师,礼制固不容稍废,诸生尤异于平民。”后来在广州大街上有学生道遇岑督,都会在他的轿前立正举手,岑春煊亦颔首答礼。乃至有学生故意在路上守候,希望能有机会与两广总督打个招呼。
  再谈谈那首届“省运会”,由于参加者都是学生,充其量只能算是学生运动会罢了。当时规制未备,比赛漫无标准,弄得争议迭起。在跑步比赛的时候,西关进取小学学生邹某一路领先,且先到达,继之者为高官子弟张某,评判员竟强指张获胜,进取小学教员黎起卓力争不到,愤然带队退场。许多立学校也跟着率整队而去。有关官员见状认为扫兴,立行查究,又为左右所蔽,遂派卫弁往阻止,弁喝传令,以官威凌学界,益动公愤,竞赛项目全停,情势恶化。主办者举着禁止离开的牌子把守大门,黎起卓怒攫其牌掷于地,不顾而去。官员狼狈伸手拦截,进取小学另一教员梁文从后起脚踢到官员,各校师生接踵出门,留者仅少数官立学堂,首届“省运会”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上面讲的都是清末发生的事情。1912年,民国成立,岑春煊致电清廷放弃帝制、赞成民主共和。后来岑春煊反对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并支持孙中山护法运动。1919年,孙、岑曾决裂,但1924年孙中山在沪会见岑春煊,一释前嫌。晚年岑春煊居住沪上,少管政事。1932年,中日淞沪开战,岑春煊慷慨解囊,捐出3万元支持19路军抗日。翌年4月27日,岑氏病逝于上海。


责任编辑:

上一篇:桂系风云34:纪念岑春煊同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